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王琦英我在半导体行业的三十年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5-16 18:58:19

快手煲汤瘦肉芥菜汤的做法
关于近期轻松筹相关不实报道的回应
小米或将于2015年上旬登陆美国市场

访

每当被人问起做了多久,王琦英总习惯这么回答: 一生。

1978年,他大学毕业,以科班出身,进入了北京前门器件厂; 1988年,他离开器件厂,只身下海来到中关村,依旧做;1996年,他一手创办了,经营军品、工业品元器件,而现在耀维已经是一家具有多年经营器件经验,并以配套供货服务为特点的的高科技企业。

作为耀维的老板,王琦英的办公室整洁、简约,每一样物品都具有其真正意义上的实用性:办公桌上除各种文具和办公用品,就是大量的文案和资料;书柜的门半敞着,他随时会从中抽出一本技术手册查阅。引人注意的是,房间的墙上有三张地图,分别为北京地图、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

王琦英已年过半百,在他的办公室里显得十时尚连衣裙必不可少的出街单品。
分自然和放松,而这环境与他契合之至,以至于某种程度上俨然有他本人的象征意味:专业的头脑,开阔的格局,锋利的眼光。

亲历中国行业的兴衰变迁

王琦英说的 一辈子 其实不夸大,你可以说他已在这个行业 摸爬滚打 了30多年,也可以说他和这个行业一起 摸爬滚打 了30多年。这些年来,全部半导体行业在中国的兴衰变迁史,他说有一大半都落在了自己眼里。

我国半导体行业一度相当繁荣,建国初期,国内已有很多家大的半导体厂,散布在各大省市,比如北京的器件三厂、器件五厂,上海的元件五厂、半导体器件十四厂等,它们都在分工生产不同系列的半导体产品,而这些产品的涵盖面也已经非常广,基本占据了国内市场。王琦英分到前门半导体厂是1978年,这一年正是改革开放的第一年,时代风向标的改变,已经预示着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将在不久以后出现分水岭。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进口产品大量涌入国内市场,国内的半导体行业被逐步冲垮了,由于半导体方面最高精尖的技术和产品都在国外,因此,当产品 尤其是军品一旦可以进口之后,几乎是立马就把国内的这些同类产品给淘汰掉了。

也许出自专业的嗅觉,王琦英感到半导体生产这个行业在国内已走到末路,他在1988年选择离开了工厂,自己去下海做生意,而时间虽然残暴,也很快证明了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在1992年,前半导体厂倒闭了,被合并到109厂,也就是现在的科学院半导体究所。

王琦英说,这也是为何国内留不住太多专业的半导体技术人才, 包括我早年的大学同学,现在也大多在国外,比如美国,现在都是精英。 因为中国目前没有晶圆厂,没有大的半导体生产企业,行业大环境不算好, 多数专业人才,会觉得自己留在国内没有用武之地。

但王琦英不这么认为,留在国内的他,选择以自己的方式来为中国半导体行业做点实事,他说不论在哪里,一个企业,都该有其对社会的感和使命心,而正因为亲眼目睹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兴衰荣辱,他说这些年来自己做企业、做生意才有了一个不变的主题,那就是始终围绕着 提升中国制造的品质 来做, 我们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小实体,也不敢把话说大,由于你能做的毕竟有限。我们就希望能够帮助国内的这些科研机构、中小企业、兵工单位,帮助把他们的产品质量提升上去,把产品性能弄上去。

三十年磨 信誉

1996年,王琦英成立了。

从1996年到现在,这16年不管是国家的经济政策,还是国内的半导体市场本身,都产生过各种称得上 翻天覆地 的变化,无数企业在这10多年里信心十足地出现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当问王琦英,耀维是怎么挺过这16年的,它屹立不倒是不是有什么秘诀。他笑着说,秘诀无非就是四个字:信誉、专业。

他说,一家企业的信誉,是建立在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上的。 比如说做军品,有很多种,说有上万种其实不夸大,各个公司都在生产。而军品与民品的最大区别就是可靠性高,就是能适应各种恶劣环境,打个比方,神九上的,需要在空间站里工作,那要求就极高,在地球的阴面会冷得很,在地球的阳面又会热得很,因此要抗辐照、不漏气、耐高温、耐低温等等,不然一失效就有去无回了。 军品由各种民品经过挑选而来,通过了各种卑劣环境的筛选和测试,最后才成了军品,除去材料成本,厂商还会把这些多道挑选工序的本钱也加起来摊到每一块上,所以价格一下就升上去了。王琦英说,军品的价格是一般民品的30倍到300倍,他举了个例子, 一个民用的,7毛钱,我这儿的军品是550块钱,它们核心的东西差不多,但是材料上差距很大。 他说,德州、国半、都在做军品,事实上所有的半导体厂都在做军品,而大多数购买者也都知道,哪些企业生产的产品质量过关,而哪些产品不大行,那么问题就随之而来了,由于目前国内的元器件市场比较混杂,购买者就会很担心,我花这么高的价格买你的产品,我怎样知道你这个一定是正品?又或,你这个虽然是进口原装,我怎么知道是否是有人比你卖的便宜?

王琦英说,而所谓的企业信誉,就是会让采购者面对你们,能消除以上两点担心。

市场是建立在需求上的,国内目前最大的两个半导体市场,一个深圳,一个北京,都是建立在市场对半导体产品的需求上,尤其是对进口产品的需求上。我们现在有香港这样的免税口岸,亚太地区的世界各大的代理不在新加坡、不在韩国、不在台湾,都集中在香港,全球最新、最快、最好的产品都会在香港体现出来。而你要做进口,你要保证原装,你就得在香港有渠道,包括我们耀维也是一样,我们进货渠道很多,最主要的就是从香港的代理商手里拿货,做的时间长了赚多少一起花多少的星座配对组合
,会有代理主动找到我们,固然我们也会主动出击找代理,尤其我们做军品,就找做军品的代理,这个进程永久没有止尽。比如我们做德州仪器的产品,就找德州的代理,人家再从工厂里年计划里拿货,厂商根据你们代理商和分销商的定单生产。

王琦英说,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严格的控制进货渠道,从而让产品的质量得到保证,再加上现货库品种齐全,定价也公道,这些都是耀维最基本的坚守,而这也让耀维在整个行业里积累了相当不错的信誉。 我们的老客户很多,非常相信我们,从我这儿进货时会说, 王老师,我还是跟你拿东西吧,比了好几家,还是信任你 。

提供更专业的服务

半导体行业是个材料和硬件行业,也是整个电子信息产业的基础。王琦英说,不同于做终端电子产品,做半导体元器件产品,涉及到的专业性和技术性问题更多,这样一来,对行业内的经销商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因此,他一直在强调专业性, 我们在努力的方向是,不仅仅要提供经营上的、买卖上的服务,同时,我们也要具备能提供专业的技术层面服务的能力。

早在耀维起步之初,王琦英就有这类意识, 当年我有一个客户,他当时在做一个科研项目,选用了一种小电流的电源,是摩托罗拉的产品,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当时这个品种就已经很落后了,但要找一个替代方案,他们没有时间精力去做修改和测试。我当时就给他提供了一个新的解决方案,用了一个国半的新电源产品,直接替代了他的老方案里的东西,他接纳了我的方案,然后也成功了,直到现在10几年了,他还是我的客户。

关于提供解决方案,王琦英说这只是一个最普通也最简单的例子, 事实上,多数客户都有自己的方案,人家就是专业弄这个的,他这块板子是干啥的,比如说坦克上的火炮系统,或者是通讯体统,他们都清楚的很,那是他们自己的技术,我们也不懂,但是我们可以在他们这个方案里解决一些具体问题,在具体实施的时候我们可以帮到他们。

过去耀维专门做过石油测井领域的产品和方案支持。 我们过去为大庆油田、辽河油田、胜利油田和江汉油田都做过产品方案支持。油田测井这块,对元器件产品的可靠性要求非常高,因为它这一个钻下去,就是币几十万甚至几百万,要是出了故障,那他这个钻就白打了,几百万就白瞎了。它要求的元器件,一个是特殊,别处不用,比如说曼彻斯特,它就是要极耐高温,从井下把数据通过串行的办法传上来,上面接受了再判断这个数据是不是正确,有时候甚至不仅仅要求耐125度,普通的军品是耐125度,它可能要求耐高温150度乃至175度,而且是放在保温瓶里的,毕竟一个达到2000米或3000米的深井,它的温度是3新华社:“风口”上的中国股市
000度。所以,这一块对产品性能的要求非常高,而这就要求做这类元器件经销的,从前期挑选、采购到销售,到后期的售后服务,都要求非常专业。 王琦英说,耀维就是当初因为做石油测井方面的元器件做的很多,积累了很多相关资源和技术,到现在,仍能提供该领域的专业产品和方案支持。

因为我是专业出身,在这方面想得难免比别人多,也希望做得比别人好,现在公司也非常注重这一块,希望未来能为客户在方案解决和支持上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

永远更亲睐新的事物

正如自然界的新陈代谢、优胜劣汰,所有人类科学技术领域也在不断的革新换代,而比起自然界更新的稳固周期性,技术更新的进程仿佛更加疯狂、汹涌和残酷。

而所有和科技相关性紧密的行业,也都在紧紧地跟随着科技本身的脚步而前进, 既然弄了技术,你就永久要看着前头,永远留心变化;否则就会停滞,就会落后。 王琦英说,半导体行业注定是这样一个永远更亲睐新事物的行业, 跟随工艺的发展,会产生很多新的东西,不管是新产品还是新技术,而我总会、也必须去关注这些新玩意儿。

而很荣幸的是,王琦英笑着说, 仗着专业出身, 他发现他对新的东西,有着很灵敏的嗅觉。

比如有一次,正好有一个客户要模数转换器,我在上帮他们查资料,发现了一个新出的串行转换器(模数转换器),这个新东西,速度更快,功耗更低,路数更多,一般是应用到军品上的,我觉得这个东西不错,未来会有市场,就当场拍板,决定把这个引进来卖。

大趋势形容起来总是很简单,那就是你总是要趋于做性能更好更优化的东西。 王琦英说, 比如说做不同封装的东西,封装变了,高可靠性、超小型化的东西,或说兼容性更强,功耗更低,速度更快的东西,总之就是向更好的产品性能延伸的东西,这些东西值得做,因为市场肯定会越来越多。而你需要在市场变得越来越大的时候,有及时捕捉到各种信息的嗅觉。

而所谓的嗅觉,王琦英形容,无非就是两点:1是关注国内外产品技术更新的动向;一是注重市场和客户的需求。 要注意的是,技术方面和商业方面都必须统筹。你也不能光做高科技,要是没市场,没人买,那你不就赔死了吗?

他说按照这个路数,他们在不断地寻找新产品,继而寻找相关好的代理商,把代理的这条线走通了,那么做这条线上的东西,就会做的非常好。

他举了一个例子,五六年前,有一系列外国的模块在中国市场上还相当陌生,没什么人做,他首先把这一系列产品引了进来,当时做得非常好,东西进来很就能卖光。过了相当一段时间,这系列产品在国内市场卖热了,做的人就蜂拥而至,他却决定不再作为重点做了,因为市场需求已趋于饱和,盈利空间小了。他说,这个行业讲的就是要新,要快,要准,你不领先于人,等那些资本比你更雄厚、比你更有市场优势的人领先于你,你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不惧再战20年

耀维从1996年成立,到如今已经十余载,回首过去,王琦英常说 其实不是我选择了做兵工,而是军工选择了我, 因为北京作为国家的首都,也是全国各种核心科研院所、机构的集中地, 甚么航天航空部啊、空军啊、二炮啊,都在北京,当初我年轻时,在行业内做下来,渐渐地接触的和积累下来的资源和客户,也多数都是和军工产业有关的,所以当我准备放手自己干时,自然而然的也就选择重点做这一块。

这些年来,他说,公司积累了很多的新老客户,很多一打交道就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而能留住客,这是任何一家企业都该值得骄傲的品质。而放眼未来,他说总体上说还是信心十足, 我们元器件行业是一个材料行业,是各行各业的基础行业;但同时又是一个核心行业,因为它是控制部分,一切的高精尖的电子技术都体现在这个部分。不管是电视机、汽车、电冰箱、电脑、等各种下游产品都需要元器件。今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全部行业不是太好,比如说下游电视机、电脑卖的不好,都会影响到我们上游的元器件需求量,但市场本来就是这样,有起有落,有兴有衰。

王琦英笑着掰起了手指, 一、二、三、四,你看,再有四年,我们耀维就是2十年周岁整了。

而已经过了近20年风雨洗练的耀维,何惧再战20年?

生物谷灯盏花特点
生物谷灯盏花系列产品
生物谷灯盏花药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