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金风玉露一相逢七夕来临看科学家们如何秀恩慕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01-14 14:09:58

金风玉露一相逢,七夕来临,看科学家们如何秀恩爱

摘要: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看多了科学家们潜心研究的形象,听多了理工男不解风情的吐槽,难免会在心里对他们形成一个刻板生硬的映像。其实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当科学家们玩起浪漫,亦令人惊艳不已。时值七夕佳节,让我们一起看看学术界那些令人惊叹的爱情故事。

来源:知社学术圈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看多了科学家们潜心研究的形象,听多了理工男不解风情的吐槽,难免会在心里对他们形成一个刻板生硬的映像。其实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当科学家们玩起浪漫,亦令人惊艳不已。时值七夕佳节,让我们一起看看学术界那些令人惊叹的爱情故事。

一、 最诗意科学家

如果哪位理工科出身的朋友对“麦克斯韦”这个名字感到陌生,那恐怕需要到高中回炉重造了。麦克斯韦作为著名的数学家、物理学家,他建立的电磁场理论,将电学、磁便会终身遗憾!28、生活是需要诚信的学、光学统一起来,是19世纪物理学发展的最光辉的成果,此外,他还预言了电磁波的存在,并建立了著名的“麦克斯韦方程式”。

这样一位学术成果显著的科学家,上能潜心做学术,下能诗歌话柔肠,其于1860年为妻子写的一首情诗,一度被传为佳话。诗名为“Valentine by a Telegraph Clerk”。“Valentine”是情人节时寄给异性的卡片,而“Clerk”一语双关,是电报的发报员,也是”的名字,表面上名为“电报员拍发的情人节电报”,其实是暗指自己(麦克斯韦的中间名)“Clerk”写给太太的情书。

The tendrils of my soul are twined with thine, though many a mile apart。 And thine in close coiled circuits wind around the needle of my heart。

即使远隔万里,我的灵魂与你的思绪纠缠,如盘旋的回路萦绕在我内心的指针。

Constant as Daniel, strong as Grove。 Ebullient throughout its depths like Smee, My heart puts forth its tide of love,And all its circuits close in thee。

如丹聂尔般稳定,如葛洛夫般强烈,像斯米那样热情奔放,我的心涌出潮水的爱意,全数汇流向你。

O tell me, when along the line From my full heart the message flows, What currents are induced in thine? One click from thee will end my woes。

请告诉我,经由磁力线,我心中飞出的消息,可有电流在你心间感应?你快滴答一声响应,终止我的焦虑。

Through many a volt the weber flew, And clicked this answer back to me; I am thy farad staunch and true, Charged to a volt with love for thee。

经由一个又一个伏特,韦伯的流动是你的滴答给我的回音;我是你真诚忠实的法拉,充满一伏特对你的爱。

二、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世界著名科学家,空气动力学家,中国载人航天奠基人,中国科学院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被誉为“中国航天之父”“中国导弹之父”“中国自动化控制之父”和“火箭之王”的钱学森,不但科研方面硕果累累,其爱情更是堪称完美的典范。

钱学森与其夫人蒋英两家是多年世交,两人从小便相识,都拥有出众的家庭环境,钱学森和蒋英自幼受到很好的文化熏陶和家庭教育。蒋英儿时喜爱唱歌,颇有音乐天赋。1935年,蒋英随父亲到欧洲考察。1937年,蒋英考进柏林音乐大学声乐系,从此开始了她在欧洲学习音乐的漫长旅程。

一个在美国苦攻航空机械理论,一个在欧洲畅游于声乐艺术的海洋之中,10多个年头,钱学森与蒋英彼此没有来往,只有艺术的种子孕育在各自的心田。直到后来,钱学森来到蒋家,走到蒋英面前恳切地说:“英妹,12年了,我们天各一方,只身在异国他乡,尝遍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我们多么需要在一起,互相提携,互相安慰!天上的牛郎织女每年还要相逢,我们却一别12年,太残酷了。这次我回来,就是想带你一块儿到美国去,你答应吗?”

的确,两个人虽无书信来往,但是,长久的分离,并没有封冻两颗相爱的心灵,相反,更加重了他们之间的思念。他们都在无言地等待着对方。

1947年,钱学森与蒋英在上海喜结良缘。这年9月26日,钱学森与蒋英赴美国波士顿。在美国工作的10多年间,钱学森为美国航空和火箭技术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1950年8月,当得知钱学森要回国时,美海军部副部长立即给司法部打:“无论如何都不要让钱学森回国,他太有价值了!”

整整5年在美的软禁生活并没有消磨掉钱学森和蒋英夫妇返回祖国的坚强意志。在这段灰暗的日子里,钱学森常常吹一支竹笛,蒋英弹一把吉他,两人共同演奏古典室内音乐,以排除寂寞与烦闷。

1955年10月8日,在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下,美国政府终于准许钱学森夫妇回国。在回国以后的40多年里,每当蒋英登台演出,或指挥学生毕业演出时,她总喜欢请钱学森去听、去看、去评论。钱学森也喜欢把所认识的科技人员请来欣赏,大家同乐。有时钱学森工作忙,蒋英就录制下来,放给他听。如果有好的交响乐队演奏会,蒋英也总是拉钱学森一起去听,把这位科学家、“火箭迷”带到音乐艺术的海洋里。

郎骑竹马弄青梅,一起成长一起变好,一起经历人生的风风雨雨,看尽岁月沧桑,不变的是紧紧握着的你的手。

三、 得成比目何辞死

我国“两弹一星元勋”、著名核物理学家邓稼先同志和夫人许鹿希教授伉俪情深的爱情故事和钱学森夫妇也有一些相似之处,两人也是自小相识,邓稼先是我国著名国学大师邓以蛰先生的公子,而许鹿希则是我国八大民主党派之一的九三学社创始人许德珩先生的千金。,许德珩先生经常偕夫人劳君展先生到邓家做客,家里的孩子们不免也来往于两家之间,邓稼先深受许老夫妇垂爱,直到邓稼先成了许德珩先生的女婿之后,许老夫妇还是视如己出一般称呼邓稼先:“邓孩子”。

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有个北大的教授宿舍,而邓稼先的大姐邓仲先的先生郑华炽教授与许德珩先生同在北大任教、又是宿舍中的邻居。可以说邓仲先先生对许鹿希品学兼优的情况是相当了解,由衷地喜欢这个清秀端庄的姑娘,到1950年邓稼先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邓仲先和许鹿希的母亲劳君展的撮合下,邓稼先和许鹿希1953年成婚。

1958年秋,钱三强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表示同意。那晚,邓稼先睡在床上不断地翻身,许鹿希问:“你今日是怎么了?”邓稼先坐了起来,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要调动工作。”她忙问:“调哪?”他说:“这不能说。”“做什么工作?”许鹿希又问。“这也不能说。”“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他依然坚定地说:“这不行。”从小受爱国思想熏陶的妻子明白,丈夫肯定是从事对国家有重大意义的工作,表示坚决支持。

研制原子弹之初,邓稼先主持的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在这期间每天还能回家,但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突破在当时只有计算尺和手摇计算机的条件下,他说「我这辈子就是逃难心理科学家们只有以夜以继日地工作来和时间赛跑,据邓稼先的学生胡思得院士回忆,那时候因为完成一天的工作往往要到凌晨,而邓稼先回到北医的小两口的宿舍的时候往往大门都关了,邓稼先只好先翻过铁丝,再由胡思得等几个年轻学生把自行车从铁丝上举过去,当邓稼先蹑手蹑脚地回到宿舍,开门迎来的往往是许鹿希担心的目光。

到了进入试验物理研究阶段,邓稼先彻底音讯全无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出差”了数年的邓稼先和妻子许鹿希才重新相聚,而在这长久的想念之中,总有许鹿希分别时候的“我支持你”的牺牲与奉献。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在宿舍区的家里,仍然保持着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每天清晨的篦帚清理之间,许鹿希总是按照邓稼先在家时的样子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其中寄托的不但是思念,更有一往情深的心心相通。

其后的日子里,许鹿希亦一直坚定支持着邓稼先的工作,甚至在1986年7月29日,年仅69岁的邓稼先去世后,已经64岁的许鹿希从零开始自学了核物理的知识,亲手整理出版了邓稼先100万字的遗稿。她说丈夫生前为了保密没有跟自己讲过他的工作。现在丈夫不在了,她想知道丈夫研究的领域有多么神秘,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

金风玉露一相逢七夕来临看科学家们如何秀恩慕

去了解自己的丈夫,将他珍藏于灵魂深处,知道自己的生命谢幕。

四、 最“学术”求婚

或许大家会说科学伟人们的爱情都太传奇,只能瞻仰地远观,那么接下来这位的秀恩爱方式就真是普通中又充满传奇,看完让人大呼“别出心裁”。

大概每一位科研工作者发过或是将要发表学术文章吧,我们都知道每篇文章背后一般都会有一个致谢,来感谢在自己科研过程中基于自己帮助与支持的人,有老师,同事,同学或是家人等等,那么致谢的作用就仅仅限于用来表达感谢而已?如果把它用来求婚呢?答案考虑的问题也变的多了是肯定的。下图中这篇文献的作者便在文章末尾的致谢里向女友求婚,就不知道他的女朋友有没有发表另一片学术文章,在致谢里写上“Yes,I do”呢。

五、 学术圈最强秀恩爱

见过了在论文致谢里求婚的浪漫,相信大家一定也和我一样暗暗为这位作者的小机灵所叹服,但是也有点小担心,这样一句话低调地藏在漫长的论文末尾,万一女朋友粗心大意没仔细看致谢岂不是很尴尬,下面这一位就不一样了,将秀恩爱三个字用史上最强范打了出来——把结婚照片和论文一起投了期刊的封面。

论文作者之一多田昌平(Shohei Tada)把他和媳妇的结婚照投了Catalysis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封面,并在下方用文字注明催化过程中,一氧化碳和氢气在金属表面的相遇……成功地给化学界的单身狗们致命一击。

七夕佳节,看了以上五个爱情故事,不知道各位作何感想呢,是益加珍惜眼前人还是发誓努力找到真爱结束单身生活发paper表白,还是暗下决心努力科研把结婚照登上nature呢?、

昂科雷配件
自制手机投影价格
中年女士保暖内衣

相关推荐